孟美岐的小宝贝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东窗之麻:

·   冯薪朵第一视角

·   性格ooc

·  未完……【大概】



01.

李艺彤跟我说她喜欢女生那会我俩正在电脑机房抢课,我一个手抖抢落了星期四的课程导致我星期四全天满课,我准备要掐死她的时候李艺彤提出请我吃一个星期的饭,笑话,一个星期的饭能打动我?

——能。

抢课之后我们去吃饭,我认真地看着李艺彤,李艺彤也认真地看着我。我把餐盘里的饭舀起来,想了想还是放下去,严肃又认真地问她:“你刚刚那句话真的假的?”

李艺彤说真的。

我说哦,那你不要喜欢我。

李艺彤说我不喜欢你。

我喜欢黄婷婷。

我幸亏自己机智没吃饭,但还是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个半死不活。

其实这没什么奇怪的,主要是李艺彤喜欢的对象不太对——你说她喜欢谁不好?竟然喜欢号称是年级第一直女的黄婷婷。

喜欢黄婷婷的人多,但她从来没答应过。这个事我是知道的。因为我和黄婷婷是同届,李艺彤跟我们也是。我在开学那天送她去日语系门口看见走错了教室的黄婷婷,我知道李艺彤期待了一下接下来的生活。等黄婷婷问这里是不是英语系教室的时候语气里又带了很明显的失望。李艺彤口头说她是喜欢漂亮小姐姐的,但她从来没有在一个女生身上停留太多的视线目光。

——除了黄婷婷。

我一边为李艺彤这场总会无疾而终的初恋痛心疾首一边在电脑上敲老师给我布置的一篇作业。图书馆的环境很适合我,但正在喝奶茶看热闹的陆婷听我说完这句话之后跟我上次一样,惊得一口奶呛进了嗓子。

陆婷是跟我一样倒霉不小心选到星期四满课的学生,设计系和美术系一共有三十个这么倒霉的学生,我和她就是其中之二。

我在星期四早上迈着还没有睡醒的步伐走进教室的时候这家伙就在第三排坐着打哈欠,我承认我关注她的原因是因为好看,我们聊得还算不错,互加了微信加了qq电子邮箱,反正一切能加上的东西我都加上了。而陆婷第二天也是蜜汁的耿直,把包子嚼碎了咽进喉咙里面,一张嘴就跟我说,昨天自从我看到你包里一打的电子产品,你这个朋友我就交定了。

mac+iPad Pro+iPhone+专业画板。

陆婷把我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倒在图书馆的桌子上挨个挨个帮我轻点,我说你要喜欢我家还有一个平板,送你也不是什么难事。我看出来陆婷其实很想要一个,但她不说。我和她做了一个多月的朋友,早把陆婷摸得透彻。陆婷瞒着人不想被戳穿的事我心知肚明。

我也有个事没说。

其实我和李艺彤一样。

我也喜欢女人。


02.

我跟李艺彤去黄婷婷打工的地方喝咖啡,黄婷婷就是不一样,打工的地方高端大气上档次,反正总结下来就是一个贵字。黄婷婷穿着件白衬衫围着件咖啡色的围裙,给李艺彤展示店里的燃烧巧克力甜品,我觉得这种东西着实太花哨没什么必要,可李艺彤看得很开心——

换做别人来做,你看她是不是这个反应?

那绝对不是,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道理的事情,哪怕现在黄婷婷不在这家高级咖啡馆打工而是去一家花不了多少钱就能吃饱的面馆,做着用抹布擦手的活李艺彤都觉得她是好的。我说李艺彤你脑子有病,李艺彤吃着盘子里白色的冰淇淋球说对我脑子就是有病。我们争吵了一会到底谁脑子有病的问题之后我开始享用自己花了五十八买的三色套餐。奶茶好喝,但东西不好吃,自称是三色套餐,无非是三色奶茶加一块加了抹茶巧克力和奶香的蛋糕,我吃到后面被上面撒多了的粉给腻得慌,李艺彤说我不懂生活,我说,其实我根本没必要懂生活。

李艺彤拍拍肚皮朝我摇头:“你可真奇怪。”

我反嘲讽回去:“你不也为黄婷婷才来这吗?”

我是美术系的学生,不特立独行才显得奇怪。这就好像我们寝室其他三个人那样,一个是微博大v,每天都喜欢画一些别人看不太懂的小段子;一个是同人画手,出本卖钱差点被抓进去;一个是整天跟游戏签了约的画手,整日都忙着画图签约出外包。

我呢?

我在微博也有账号,算不上多有名也算不上什么大v,每天画画一些乱七八糟的图,被人夸也有骂也有。我期末可以及格可以不及格,跟其他人没什么差别,我在努力变成这样,即使是知道这些都是假象,我有事情瞒着她们所有人——

这都不妨碍我装成一个正常人。

我对李艺彤这样说。


03.

我心里是觉得喜欢同性是不对的一件事,但不指代别人。

我是从心里觉得,我喜欢同性是不对的事情,而让我意识到这种情况发生的是初中那会,我们班上有个瘦弱的男生被人在黑板上写上他喜欢男人,粉笔在黑板上歪歪扭扭记上这句话,我看见有个男生裹了几个纸团往他身上扔,周围人哄笑着说恶心。我借口说要去上厕所,但我其实是想逃离这个地方的。我回来之后这种情况没有消停,大家都借着恶心的名义欺负他收拾他,然后满足地拍拍手离开,后来那个男生退学了,欺负他的事情随着时间不了了之。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开始学会让自己变得正常。

我知道我可能跟那男生是同一种人。

我做正常的事情,吃正常的食物,穿会让自己很正常的衣服,也只是在初中那一段时间,因为在我正常得有些不正常的时候见到了李艺彤。

李艺彤算是我正常生命中的一个变数,但和陆婷不是同种性质。

其实我也不太知道陆婷对我来说的意义是什么,但我看见她的时候是打从心里觉得高兴。

我人生前二十多年是没有对谁有过这种感觉的。我想这个大概可以归为和李艺彤喜欢黄婷婷同种感觉但不同种性质,或许是因为我头一次遇到陆婷这样的人,但我不会告诉陆婷我见她的时候是有开心性子的。

李艺彤出门的时候依依不舍地看了黄婷婷一眼,我要是没看错,黄婷婷在她转过身的那一刻看了回去,黄婷婷在笑,然后若有所思地在想些什么我并不知道的事情。

我想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李艺彤,免得徒增不必要的希望。


04.

我极力想劝阻李艺彤放弃黄婷婷不是没有理由的。

虽然陆婷在听了我的话之后觉得应该支持李艺彤去追寻真爱,但陆婷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她借过我的手机,把这件事原封不动地告诉了在电话那头的李艺彤。她脸上的表情是得意,但我不觉得这样是好的。

我觉得陆婷是一个浪漫主义者,因为她是温柔的,有点像沙漠的绿洲。但她对爱情这种东西抱着不可思议的幻想,她对所有人的爱恋都带着尊重理解的情绪。

陆婷受欢迎,不只是性格好的。

从她手里设计的衣服都是好看的裙子或者是款式新颖的衣服,我觉得穿上这些衣服不会让我太突出。但陆婷把这些稿子送到了时尚杂志,我曾经尝试买过一本回来看,但我发现我基本上是买不起这些衣服的。

我想我是成功的。

陆婷跟我一起去图书馆做作业的时候在电脑上画图,我写着写着习惯抬起头看一眼陆婷的进度,然后继续低下头翻我的书。图书馆来的要么是情侣成双成对,要么是一堆学生坐在一起,只有我和陆婷不一样,我们两个人到图书馆的时候不带其他人,然后坐在各自的对面忙对方的事情,如果我对面坐着的人是李艺彤那我是受不了的,我们都讨厌图书馆,坐一个小时都是煎熬。但换成陆婷,我自己便不太讨厌图书馆这种地方。

我告诉陆婷李艺彤喜欢黄婷婷也是这么个时候,但她反应很平常,好像已经听过千万遍一样,我说你不觉得奇怪,她倒还反问我说你觉得奇怪?

不奇怪。

我说。

喜欢一个人没什么奇怪的。

这个道理我懂,但很多人不懂,他们喜欢打着为你好的名义限制你喜欢一个人的权利。

陆婷看我一眼,同那天黄婷婷一个表情。

不过比起这个,我更想问问陆婷现在有没有喜欢的人,有的时候我莫名想要完成一些我不敢做的事,不过我还是咽下这句话,把注意力全部放在自己的作业上。

但我听见陆婷问我。

“你有喜欢的人吗?”


————————



我就想静静地躺在河底饭卡黄,吃卡鞠,看隔壁马鹿秀,足矣。